烛小怪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二)

#脑洞大开#
#小学生文笔#
#含私设#
#照常短小#
       这个地方,非常糟糕。

      妖刀姬跪坐在阴阳师身边,静静的感受着隐藏在房间下的血腥和怨恨,想到刚刚离开的式神,妖刀姬微微沉了一下眸子,那种无法掩饰的恐惧,让妖刀姬有些疑惑,那位式神,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神明吧?力量虽不是特别强大,但和阴阳师比较起来,却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强者,弱者会被伤害,强者会伤害别人,那为什么,身为强者的他,会恐惧一名弱者呢?

       难道是因为契约的关系吗?

      可是,虽说妖怪和阴阳师建立契约,成为式神,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完全被阴阳师掌控,弑主的式神虽不常见,却也是有的,更不用说她们这种ssr级别的妖怪,如果是茨木那家伙的话,别说是被阴阳师弄得伤痕累累了,只要阴阳师的态度一旦不好,估计立马就送阴阳师一个地狱鬼手了吧。

       所以,完全不能理解啊。

      这群被阴阳师完全掌控着的式神们。

       “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鹤丸率先看到了跪坐在审神者旁边的付丧神(?),精致的短式和服完全遮不住那暴好的身材,黑色的高帽下是柔顺无比的长发,同样都是金色眸子,但女子的金眸有一种清冷的感觉,没有任何感情,就像刀一样。

      呵,他们可不就是刀吗?

      “好漂亮的姐姐啊。”身后的乱呢喃了一句,鹤丸忍不住想要附和,毕竟,这真的是一位长相极为出众的女子,就像那把天下最美之刀那样,只可惜,鹤丸慢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用衣袖遮住脸的蓝发付丧神。

      只可惜,那张绝美的面容,如今已被毁的惨不忍睹了呢。

       “这位是妖刀姬,她可跟你们这群废物不一样,妖刀姬可是实力非常强大的妖怪呢。”少女普通的面孔充满了骄傲,她厌恶的看了一眼因受伤而显得疲惫不堪的付丧神们,毫不客气的说道:“长谷部,你出来。”

      棕发男子猛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站起来,向审神者走了过去。

       “请问大将有什么吩咐吗?”

       “从明天起,妖刀姬将担任我的近侍,你带妖刀姬熟悉一下本丸,尤其是近侍的工作。”审神者不耐烦的快速说完这段话,然后看向妖刀姬,原本烦气的语气突然变得明快起来:“妖刀姬,如果你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他吧,至于其他付丧神认不认识的都无所谓啦,我得先离开了,明天早上见!”
       说完这句话的阴阳师,就拿着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轻轻转了一下,就立马消失在了原地。

      “大将她每天晚上都会回现代。”

      似是看出了妖刀姬的疑惑,压切长谷部轻声解释了一句。

      清冷的眸子一愣,妖刀姬抿了抿嘴唇,本就不善言辞的她此刻有些局促,犹豫了几分后最终只是道了一声谢。

      妖刀姬注意到,自从阴阳师走了之后,寮里的式神们明显放松了许多,但身上的暗堕之气却完全没有消散,妖刀姬环绕了一周,发现竟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式神,本以为可以看见白狼的妖刀姬有些失落,对于那个曾经和她一同修炼的妖怪,妖刀姬对她的认真和强大抱有很大的好感。

      “呐呐,妖刀姬姐姐是哪个刀派的呢?姐姐的本体看起来真的是太酷了!”金发少女(?)一下子抱住妖刀姬的胳膊,兴奋的问道,很显然,乱对妖刀姬还是抱有很大的好感的。

      妖刀姬在被抱住胳膊的时候身子猛然一僵。

       “不要碰我!”

       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被她甩开的金发少女(?)一脸震惊,旁边还有一位暗堕之气最为严重的水蓝发色的青年正警惕的看着她。

      妖刀姬有些愧疚,她微微低下头,道歉到:“抱歉……碰到我的话,会受伤的。”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一)

     #脑洞大开之作#   #小学生文笔# 

     呐呐,你也看到了吧?

     只要遇到危险,就会变成那个样子,很可怕吧?

      为什么会变成那种样子呢……

      啊,想不起来了,完全丧失掉了之前的记忆呢。

      难过吗?恐慌吗?

      嘛,无所谓吧,只有弱者才会产生那种情绪,不过我似乎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呢,毕竟怕伤害他人和被他人伤害的我,本身说不定就是所谓的弱者呢。     

      所以说强者和弱者,到底哪一个更好呢?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久违的召唤术,妖刀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自从晴明大人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被召唤到了呢,这一次的阴阳师,又会是怎样的存在呢?

      “你叫我?”

      说完熟悉的台词,妖刀姬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阴阳师。

      阴阳师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类少女,就连灵力也很普通,唯一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缠绕在她身上,那浓郁的黑气。

      贪婪,残暴,嫉妒,自卑,色欲……

      真是,糟糕呢……

      这种感觉,比阴气之门还要糟糕。

      “妖刀姬!居然真的是妖刀姬!”阴阳师看起来似乎高兴坏了,那张只能算是清秀的脸上因极度兴奋而显得格外扭曲,“有了妖刀姬,本丸那群废物就没有用了!我看谁还敢说我弱!”

      “妖刀姬,我命令你,从今天开始一直担任我的近侍!”

      啊呀呀,阴阳师,已经完全被黑气侵蚀了呢,快要堕落了啊。

      妖刀姬微微低头,掩去眼眸里的复杂,然后低声说:“好的,阿妈。”

      晴明大人,有些,想念你了呢。

     不过,本丸,刀剑,政府,还有近侍……是什么?

      审神者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一个新的付丧神,而且,那位新的付丧神,居然是名女性?

      清光揉了揉眼睛,对方胸前那明显的鼓起彰显了她确实是名女性,而且,她身后那把巨大的刀,竟比大太刀还要大上几分,是宽度的缘故吧,少女的刀比一般付丧神的刀都要宽,而且形状也很奇特,黑亮的刀身边沿镶了一层金色的边,夺目至极,和那位女子一样。

      视线轻轻落在女子呼之欲出的胸部时,清光下意识的转移了视线,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烧了起来。

      也太大了吧……

      “啧,你居然回来了?没有碎到战场上真让人失望。”

      审神者充满恶意的话语让红眸猛然一缩,本想再看几眼女子的加州清光立马低下头,好掩盖住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在看到身上破破烂烂宛如乞丐一样的衣服时,加州清光不由得咬破了唇,自己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可爱,想到女子身上华丽整洁的衣服,加州清光越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此刻他只想快点离开。

      “喂,废柴,你去把其他刀叫出来,我要给你们介绍新的伙伴。”

      “是,大将。”加州清光低声说道,然后迅速离开,新的伙伴,是那位姬君吗……

      还没走到房间,空气中就传来浓厚的血腥味,宛如红宝石般的双眸一暗,加州清光颤抖的打开门,果不其然看到了被伤的满目疮痍的伙伴,尤其是那把号称天下第一美的刀,只见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疤,可怖至极。

      “哈哈哈,那个女人又有什么事吗?”三日月宗近发出熟悉的笑声,只是笑声中的温柔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阴狠和咒怨。

      “那个女人又带回了一把刀,看起来非常喜欢的样子。”加州清光慢慢说道,他突然想到,那位姬君也会像他们一样吗,像他们一样被审神者虐待,身负重伤却无法治疗,还要被迫出战,想起那双清冷的金色双眸,加州清光不由得握紧了手,他莫名的不想,不想让那双清亮的双眸也染上黑色。

      “真可怜呢。”

       一期一振发出痴狂的笑,眼里那抹嘲讽和幸灾乐祸没有丝毫遮盖。

     加州清光皱了皱眉头,一期一振,已经快要暗堕了啊,也是呢,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们被恶意碎刀,在政府下令不准审神者碎刀后又惨遭折磨,每天只能吊着一口气躺在床上,一期一振抛弃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去祈求审神者,换来的却是恶意的嘲讽和欺辱,也难怪精神开始崩溃。

      “不管怎么说,大家还是快点前去集合吧,毕竟如果时间久了的话,那个女人,又要生气了。”

       加州清光丢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这种压抑的地方,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啊。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好像没有告诉他们新伙伴是位货真价实的女性?

       嘛,应该没事吧。

      

婶婶是玛丽苏怎么办?

         即兴之作,小学生文笔,婶婶是真玛丽苏,就是网上恶搞的那种,各种无厘头苏!
                 “我就是新任的审神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请多多指教了。”少女拥有着一头柔顺的铂金色长发,宛如瀑布般披在背上,细腻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就连五官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明明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却是凹凸有致,虽然还没有到d罩杯,却也非常可观,只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怎么看怎么碍眼。

        话说只是一副平光镜而已,为什么会把眼睛挡的这么严实啊!

       加州清光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在听到少女的介绍后,才猛然回神,暗红色的眸子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哈哈哈,新来的姬君吗?真是连我都自愧不如的美丽呢。”蓝发付丧神将衣袖轻轻放在嘴前,只露出一双含有新月的眸子,毫无疑问,这是一位长相十分出彩的男子,他轻轻压低声音,似是引诱般说道:“不知能否有幸知道姬君的名字呢?”

        瞬间,所有的付丧神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少女。

        少女微微一愣,然后一击掌,恍然大悟道:“真是太失礼了,居然忘了自我介绍呢。”

       本是试探性的一问,却没想到真的能得到名字,新月隐隐染上了几分猩红,三日月微微眯起眼睛,为意想不到的收获而感到愉悦。

      就是这样,被貌美的付丧神引诱的少女,乖乖的交出自己的名字吧,然后沦为他们的灵力供应器,这可是,你们审神者欠他们的啊。

        少女似是完全没有察觉到面前这群异常俊美的付丧神们那眼底翻滚着的浓浓恶意,只是轻轻一笑,毫无防备的交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总而言之,叫我可薇就好了。”

        ……

       一片沉默。

       “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鹤丸喃喃吐出熟悉的口头禅,金色的眸子难得有些恍惚。

       加州清光用手戳了戳身边的安定,一脸懵逼的问道:“安定,你记下来没有?”

       大和守安定同样是像丢了魂一样,愣了几秒后,才崩溃道:“这么长的名字怎么可能记得住啊!”

        #知道姬君的名字却记不住#

        #想要神隐却记不住名字#

        #天可怜见我只记住了可薇两个字#

        #话说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名字#

        #姬君的父母不是在取名字而是在写作文吧#

        三日月也难得的愣了一下,绕是记忆力很好的他,也只不过是记住了三分之一而已,更别说里面还夹杂着如此绕口的生僻字。

         “你这家伙,是在耍我们吗?”水蓝色男子再也按捺不住,想起弟弟们被前任审神者肆意玩弄的样子,那双蜜黄色的眼眸瞬间变成红色,都是审神者,全部都是审神者的错,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的弟弟们,他们在喊痛啊!你们难道听不到吗?他们,在痛啊!

         “啊呀呀,居然被发现了呢。”明明是在这么浓重的杀气之下,少女却完全没有一点反应,她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一副被拆穿的样子。

        这么长的名字果然是假的,否则的话一点都不科学好吗?

        莫名松了一口气的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歪楼,为什么自己的关注点会在这上面啊 !

        还没等加州清光纠结完,就听见新任审神者那没有任何语调却非常软萌的声音缓缓传来。

        “这只是我名字的一半啦,因为真名实在是太长了所以我也记不住呢,话说光是记住这些就花了好长的时间,剩下的也就懒得记了,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呢,唔,我会努力记住剩下的名字的,等我记住了再跟你们说,这样好吧?”

       哈哈哈, 真是厉害了我的姬君。

       三日月宗近表示,他有点想静静.

         

        

        

(茨红)迷弟和女神搞上了怎么办?(二)

       红叶喜欢晴明大人,这在寮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况且红叶从来没有隐藏过这一点。
  只要晴明大人在,你就永远不要痴心妄想红叶会注意到你了。
  如果你敢打断红叶与晴明大人的对话……
  呵呵。
  寮里的妖怪们表示给你一个笑你自己体会。
  然而新来的白发妖怪并不知道这一点。
       “就是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害得我的挚友堕落成那个样子,吾今天就要杀掉你这个迷惑了我挚友的女人!”茨木童子本来是去了那片枫树林中,结果得知红叶并不在那,原本就暴躁的情绪越发不耐,刚想杀掉那个所谓的红叶的侍从,就感受到一股强力将他吸到这个地方,看着面前熟悉的白发晴明,以及他手上的蓝色画符,茨木童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成了弱小的人类的式神,虽说晴明这家伙并不弱小就是了,但他还是觉得不爽。
       不过,随着红叶进屋,茨木的注意力便一下子转移了,金黄色的瞳孔在黑色的眼白下显得越发阴冷,里面浓郁的杀意更是不容忽视。
       偏偏红叶就忽视了,而且,还忽视的非常彻底。
      “晴明大人,你找红叶,是有什么事吗?”红叶用衣袖微微遮住嘴,露出的脸颊布满了少女般的红晕,她痴迷的看着面前温文尔雅的男子,内心似乎涂满了蜜糖。
       “喂,你这女人!吾在和你说话呢!”
       茨木看着红叶完全不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只觉气恼万分,他冷哼一声,地上出现一个紫色漩涡,他把手伸进去,与此同时红叶和晴明的脚下伸出一只巨大的鬼爪。
       -1
       -5
       不痛不痒的攻击,倒是将红叶从晴明的世界里拉了出来,看了一眼刚刚被召唤出来的二星一级妖怪,红叶不由嗤笑,身为寮里的主力之一,红叶早就六星满级,更别说身上带着的金光闪闪的六星御魂,一个红枫过去,处于呆愣中的妖怪瞬间变成了一个纸片人。
       “居然敢伤害晴明大人,真是不可原谅!”红叶厌恶的看了一眼纸片人,重新看向晴明,原本冷酷的眼神瞬间柔和万分。
       “晴明大人,你继续说吧。”
        变成纸片人的茨木:心好痛,不想说话。
        晴明:……
        他感觉自己的决定好像是个错误……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要不要让红叶带茨木?
      
      
      

(茨红)迷弟和女神搞上了怎么办?(一)

新手上路,occ有之,逻辑无之。
       我的挚友,头脑聪明,实力超群,更是冷静的可怕!他本应该是站在妖界顶峰的男人,而我也会献出我的一切去辅佐他,啊,光是这样想想就觉得激动万分,但是,我的挚友他,堕落了。
       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可恶的女人,堕落了!
       “红,红叶啊……”红发男妖毫不在意形象的靠在树干上,那双原本冷酷清明的眸子此刻开始涣散起来@,尤其是身上那浓烈的酒味,让刚踏进树林里的妖怪狠狠的皱了一下眉。
       “吾友啊,别再想那个可恶的女人了,你现在最主要的是登上妖族之巅的宝座,利用我的力量,去统治妖界吧!”茨木痛心的看着满脸颓废的酒吞,啊,我的挚友,快点清醒过来吧。
       “没有红叶,嗝,那些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酒吞暴躁的又喝了一口酒,对白发妖怪颇为不耐道:“你这家伙,别再纠缠我了!赶快给我滚走!”
       不愧是吾友啊,即使喝醉了也是如此的有气势!虽然这样想着,但茨木并没有忘记他的目的。
       “吾友,那个女人,难道比我还重要吗?”
       “当然,红叶啊,她就是我的全部,但是,她不喜欢我呢,没关系,就这样吧,我只要永远看着她就好,这样就好……”
       果然,红叶那个女人不能留,只要她消失了,挚友就会恢复正常!没错,我得先除去那个女人,那个让挚友堕落的女人。茨木眼里划过一丝杀意,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陷入自己世界里的酒吞,然后转身离去。
       等着我,吾友。
       ……
       今天是个大日子。
       当山兔突然闯进屋里时,红叶正在为晴明织围巾,天气越来越冷了,不知道晴明大人戴上她的围巾,会不会感受到她炙热的感情呢?
       “红叶姐姐,红叶姐姐,大事件啊!大事件啊!”山兔一进门就开始喊。
       “哦?”妩媚的音线微微上挑,红叶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问道:“什么大事件?”
       “晴明大人召唤出ssr了!”兔子一脸兴奋。
       “什么?”红叶一下子不小心扎破了手,她把手指放到嘴里吮吸了一下,惊讶的看着兔子,“晴明大人,真的抽到了ssr?”
       “恩恩,超级帅气的大妖怪呢!”兔子揪着魔蛙头上的草,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太好了呢……”红叶看向窗外,“晴明大人一定很开心吧。”
        “对了,红叶姐姐,晴明大人要你过去一趟哦,差一点点就忘了!”
        “晴明大人要见我!”红叶猛的一下子站起身,脸上的欣喜完全遮盖不住,“我,我马上过去!”
        “兔兔还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寮里的其他妖怪,红叶姐姐再见!”山兔刚说完,就发现眼前的妖一下子不见踪影,红叶姐姐,真的很喜欢晴明大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