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小怪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八)

#小学生文笔#
#bug横飞#
#逻辑死#
#不知所云#

             “妖刀姬觉得这里怎么样呢?”三日月看着两人相握的双手,面具下的嘴角微微勾起。

       “很糟糕。”妖刀姬不自在的动了动手指,却被对方用更大的力气握住,妖刀姬沉默了一秒,接着再次看向月亮,“阴阳师的灵力很浑浊。”

      “不是阴阳师哦。”三日月轻声笑道,“那个女人,是审神者。”

      听出三日月语气中的嘲讽,妖刀姬微微皱了下眉头,转过头看向他。

      “西历2205年,一群企图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发起了对过去的攻击……”

      审神者,时之政府,溯行军,碎刀,手入……

      完全陌生的设定让妖刀姬有些慌乱,金色的眸子划过几分复杂,妖刀姬犹豫了一会,才慢慢问道:“那么,阴阳师呢?”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阴阳师了呢。”

      “是吗……”妖刀姬缓缓吐出这两个字,头一次生出了几分迷茫。

     热闹的阴阳寮,小气的八岐大蛇,死活不掉高级材料的麒麟……再也见不到了啊,明明,一切仿佛还是昨天。

      “三日月。”妖刀姬突然出声,她看着面前男子的面具,问道:“面具下,是被伤害了吗?”

      “哈哈哈,被妖刀姬看出来了呢,本来以为爷爷我伪装的还是很好的。”三日月用衣袖微微遮住嘴唇的位置,发出了招牌的笑声。

      “你,在恨审神者。”

      没有用疑问的语气,妖刀姬感受到三日月身上若有若无的黑气,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

      “啊,不愧是妖刀姬呢。”三日月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否认。

      “为什么,恨?”

     “大概是,被伤害的太多了吧。”岂止是太多,三日月微微勾起嘴角,转头看向月亮。

     “妖刀姬呢?你有没有恨过人?”

       妖刀姬沉默了几秒,然后缓缓开口:“没有。”

       “被伤害,也在伤害着。”

       三日月消了声,他慢慢抿去笑容,轻声的重复了一遍,反复在心里咀嚼着这句话,突然,他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刚想发出一声轻笑,就被体内突然涌出的一股温暖愣了神。

     这种感觉,是灵力?

     感受到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三日月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妖刀姬。

     “这是晴明大人在去世时留给我的 ”妖刀姬拿出几个纸片人,上面无不例外都充满着浓郁的灵力,清澈干净,与审神者浑浊的灵力完全不同。

      “希望对你们有用。”

      妖刀姬将纸片人放到三日月的手中,没有等三日月再说什么,轻轻一用力,将手挣脱出来,然后朝三日月点了一下头,算是告辞,便一个轻跳消失在屋顶上。

      被留下的三日月闷声笑了起来,他收起纸片人,将面具摘下,那张盛世美颜的面孔绽放出真心的笑容,他看着妖刀姬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呢喃了一句:“伤害吗……”

      是啊,既然被伤害的话,那么,伤害回来不就好了吗。

      他可不会,让那个女人碰妖刀姬一根手指。

      明亮的新月划过一道红光。 

     妖刀姬:我觉得我大概不是这个意思。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七)

#小学生文笔#
#逻辑死#
#性格废#
#bug横飞#
#有私设#
     

          其实谁也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了付丧神的形态,只是由于缺乏灵力的缘故,无法幻成人形罢了,虽然力量微弱,但到底是神明,刚刚诞生的付丧神对于妖怪们来说,的确是富有极大的吸引力。

      所以,当三日月被一个妖怪偷走时,已经拥有思想的三日月清楚的知道,自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真是遗憾啊,不是吗?

      不过比起现在这副雍容大度,风轻云淡的样子,刚刚诞生的三日月到底还是年轻,就这样被妖怪吞掉,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淡然面对,可是,没有人形的他,完全不是妖怪的对手,即使内心有万般不甘,三日月也只能静静的等待着被吃掉的命运。

      而妖刀姬,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三日月恐怕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的场景,绝美的少女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轻松的游走在战场,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妖怪们便全部被消灭。

      如此强大的力量。

      三日月几乎无法把视线从妖刀姬身上离开,就好像孩子看见英雄一般,他感觉内心有一股莫名的激动,竟带动着刀身开始微微震动。

     清冷的金眸轻轻落在他的本体上,那曾经让许多人甚至是妖怪们称赞的美丽似乎无法引起少女的欣赏,三日月在感到失落的同时又莫名的生出了一份自豪,他看中的妖果然不是一般的妖。

      当妖刀姬捡起他的本体时,一阵奇异的触电感让三日月不由得用笑声掩盖:“嗯,这就是所谓的肌肤接触吗?”

      妖刀姬显然没有想到三日月会突然说话,尽管察觉到这把刀剑已经诞生了付丧神,但如此微弱的力量并不能引起妖刀姬的兴趣。

      不过那时的妖刀姬还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孩子,虽然不善言辞,但如果不回话的话会非常没有礼貌,妖刀姬皱了皱眉,肌肤接触吗……妖刀姬摸了摸自己温暖的皮肤,又摸了一下刀剑冰冷的刀身,刀,有肌肤吗?

     “我想刀剑并不能称之为肌肤,所以我们并不算肌肤接触。”妖刀姬认真的回复了三日月。

      啊啊啊,怎么说呢,一本正经的把玩笑话当真,还很认真的回答,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哈哈哈,也是呢,那么,下一次来一场真正的肌肤接触吧?”

      妖刀姬歪了歪头,不太懂为什么这个付丧神会这么喜欢肌肤接触,但是晴明大人告诉过她,如果想要和他人友好相处,适当的答应对方不过分的请求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办法,所以妖刀姬点了点头:“好。”

     当妖刀姬从阴阳师房间里出来时,本丸早已进入了静谧的夜晚模式,妖刀姬并没有回房,而是一个轻跳跑到了屋顶,静静的看着那一轮明月。

      “妖刀姬很喜欢月亮呢。”身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妖刀姬早就发现了他的气息,并没有感到非常惊讶,她转过头,入目的是一个奇怪的狐狸面具。

      带着面具的蓝发男子见妖刀姬看过来,继续说到:“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看呢。”

      很久,以前?

      妖刀姬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当她看到男子腰间别着的刀剑时,记忆才开始复苏:“你是,三日月大人?”

      “哈哈哈,没想到妖刀姬居然还能记得我,真是让爷爷我受宠若惊啊。”男子身上明显发出愉悦的信号,“不过妖刀姬不用叫我大人,嘛嘛,爷爷我可是想要和妖刀姬更亲近一点呢,叫我三日月就好了。”

      “好的,三日月大……”妖刀姬猛然停口,“抱歉……”

      “哈哈哈,多叫几遍就习惯了吧。”三日月顿了顿,即使带着面具,但妖刀姬也能感受到面具下那灼热的视线,这让妖刀姬有些不自在的偏了偏头,然后她听见男子说:“那么妖刀姬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约定?

      看出了妖刀姬的疑惑,三日月并没有生气,他慢慢将右手的手套摘掉,然后放到妖刀姬面前,低沉的声音带了许些诱惑:“我啊,一直都在期待和妖刀姬的肌肤接触呢,当然,如果能够跟妖刀姬有更亲密的接触就更好了,不过那样会吓到妖刀姬吧?”

      单纯的妖刀姬完全没有听懂三日月话里的深意,她握上三日月的手,十指交叉,对方立刻握紧,妖刀姬沉默的看着相握的手,完全不懂什么意思……

      “这一次,是我抓住你了哦。”

      啊,妖刀姬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三日月大人,变得更奇怪了。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六)

#小学生文笔#
#废话连篇#
#有私设#
#逻辑死#
#bug横飞#
          不得不说,妖刀姬真的很强。 

     一回合六刀,一刀一个敌人,即使是高速枪也是刚出场就被秒掉,打击,侦查,机动,生存通通高到离谱,该说真不愧是大妖怪吗?

      彻底沦为吃瓜群众的堀川国广紧紧的盯着在战场上跳动的身影,如果,如果他也有这种力量,那么兼桑就不会在战场上被碎刀了。

     “感觉我们一点用都没有呢……”乱托着腮看着前面妖刀姬的身影,突然笑道:“不过能看到妖刀姬姐姐如此帅气的战斗姿势,也是赚到了呢!”

   “妖刀姬姐姐,真的很厉害啊……”五虎退抱着自己的老虎,看向妖刀姬的视线中满是崇拜。

      “就是裙子太短了。”加州清光突然插口道,话音刚落,加州清光就看到其他四位同伴看他宛如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瞬间炸毛了:“难道不对吗?”

      “对什么?”妖刀姬砍完敌人,刚走过来,就听到加州清光的声音,于是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结果回应她的只有五张大红脸,尤其是清光,简直就像被火烧过一样。

    “敌人,已经全部解决掉了吗?”太郎太刀强制转移话题,在妖刀姬疑惑的视线下依旧保持着那副面瘫的表情,让人难以看清他的想法。

      “嗯,掉了一把刀。”妖刀姬见他们不想多言,本就好奇心缺乏的性子也没在执着什么,而是顺着太郎太刀的话接了下去,不过说到这个,妖刀姬就有些郁闷,虽说都是一群完全没有见过的敌人,但是这爆率也太感妖了吧?一个御魂都没掉也就算了,连金币,寿司都没有是怎么回事?本以为晴明大人已经够非了,原来还有比晴明大人还要非的阴阳师啊。

      “是兼桑!”堀川国广惊呼一声,他下意识的上前一步,看着熟悉的刀剑,堀川终于忍不住眼中的泪水,他看着妖刀姬,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决绝:“妖刀姬殿下,能否请你,不要将这把他带回本丸吗?”

     “与其让兼桑在本丸里备受折磨,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他进本丸,失去兼桑的痛苦,一次就够了。”

      妖刀姬沉默的看着他,疲惫不堪的蓝色眸子此刻却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感情,妖刀姬之前并不懂这些感情,而此刻却有些明白了,但究竟明白了什么,妖刀姬又说不出来,也许,这正是她身为弱者的一方面吧。

      妖刀姬将手中的刀又放回草丛,看着突然沉默下来的付丧神们,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那么,我们回去吧。”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把小酒鬼带回来?”刚到本丸,审神者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来,在看到妖刀姬手上空无一刀的时候,脸色有一瞬间变得很难看,直到在听到地图已经被推完后,脸色才有些缓和。

      其实审神者对于新的刀剑的执着度还不是很高,毕竟本丸里的稀有刀已经足够让其他审神者羡慕了,所以审神者唯一看重的,就是刀剑们的实力,因为不像其他实行全日制的审神者那样完全住在本丸里,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每天至少有一半的时间不在本丸,刀剑们的练度自然跟不上,等到审神者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比同期的审神者落下了不小的差距,这也正是让审神者如此暴躁的原因。

      审神者在回房间时,不小心看到了乱高兴的抓着妖刀姬的手在说什么,而一向不喜别人碰触的妖刀姬竟没有推开他,这让本来心情还有所好转的审神者一下子跌入谷底,墨色的眸子渐渐变浑浊,审神者动了动手指,觉得自己心中的暴虐又开始泛滥,对于这群付丧神们,审神者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人来看,既然是刀的话,无论怎么样被对待不都无所谓吗?抱着这样的想法,审神者开始把刀剑男士们当成出气筒,在那些恐惧,痛苦的脸上,审神者诡异的得到了许些愉悦感,无论做什么他们都不会反抗,被权利冲昏头脑的审神者彻底坏掉。

      所以,这把乱并不是本丸里的第一把乱,审神者记得,上一把乱因为她的折磨坚持不住自己跳进了刀解池,这让习惯了绝对命令的审神者感到非常不愉快,不过因为召唤出妖刀姬的关系,所以审神者的心情一直都很好,再加上审神者想给妖刀姬留下一个好印象,便不再继续折磨刀剑男士们,只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居然敢妄想妖刀姬,这群付丧神们,还是不乖啊。

      “妖刀姬。”

      审神者的声音并不算好听,此刻更是显得鬼魅无比,乱下意识的回头,正好撞上审神者看向他的阴沉视线,他猛然打了个哆嗦,躲到了一期一振的身后。

       “阿妈,有什么事吗?”妖刀姬皱了一下眉头,到底没多说什么。

       “你来我房间。”审神者不客气的下达命令,“我不喜欢你和这群废物们,有过多的接触。”

      

     

一个脑洞

        突然又想到了一个脑洞……
        富江的一个分裂体被穿了,穿越者为了躲避本体富江的追杀当上了审神者,因为松了一口气再加上对自己没有穿成本体而是穿成分裂体的怨念成功成为一名粪婶并打造了一座暗黑本丸,就在刀男们马上坚持不住要暗堕的时候,本体已经将现实中的其她分裂体全部干掉并找到了躲藏在本丸里的最后一个分裂体,然后本体就当着刀男的面把分裂体丢进了锻刀炉里,丢完之后本体突然发现刀男们居然不受她的魅惑之力的影响,被成功挑起兴趣的本体决定留在本丸,于是一个暗黑本丸就这样慢慢变成了修罗场……
        #我们的情敌不仅数量多出天际而且一个个疯子#
        #论亲眼见到一个软萌的妹子在见到大将后变成一个病娇的过程#
        #每天都有人想要杀死大将#
        #大将又想被分尸肿么办#
        #每回大将去万屋都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五)

#脑洞大开#
#小学生文笔#
#废话连篇#
#逻辑死#
#性格硬伤#

              “可恶!”暗红色的光芒从蜜色瞳孔中迅速划过,一期一振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本体,乱和五虎退都是刚到本丸的新刀,还没有提高练度就直接去高级战场,这摆明了要让他们自己碎刀啊!

      一期一振死死的盯着满脸傲慢的审神者,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浓,他慢慢拔出自己的本体,殺主之心显而易见。

      “别紧张。”蓝发付丧神制止了一期一振的动作,即使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疤痕,但那份气质依然存在,一期一振发现,自从昨天妖刀姬到来后,三日月身上的暗堕之气骤然减少了很多,就连平时一直充满怨气的眸子,也开始逐渐变回冷静,此时的他,越发像刚刚到达本丸的时候了。

      三日月他,之前就认识妖刀姬吗?

       “可是我弟弟……”一期一振摇摇头,不再理会这个问题,因为此刻最重要的,还是他弟弟的生命。

       “要相信妖刀姬啊。”三日月静静的看着正在等着其他刀剑集合的妖刀姬,无论是清冷的眸子,还是隐藏在冷意下的温暖,都和以前一模一样,三日月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这里能够再次见到妖刀姬,而且,还是以人形的姿态,这些都让他感到无比愉悦,只不过,三日月摸了摸自己的脸,上面的沟壑让他皱了一下眉,自己可不能以这副样子和她叙旧 。

      “不用担心啦,我相信妖刀姬姐姐啦!”橘黄色长发的乱此刻已换下便服,拉着一个白发少年跑过来,“退也是这样的吧?”

      “唉?……嗯。”被突然叫到的五虎退猛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抱紧怀中的小老虎,他偷偷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妖刀姬,却不想对方一下子看过来,五虎退几乎是在视线相对的第一秒就转移了视线,脸颊因为窘迫憋的通红,虽然看上去很冷的样子,但是总觉得很舒服呢,这样想着的五虎退,忍不住又肯定了一声:“我也觉得,妖刀姬姐姐很可靠……”

      而此时被说是很可靠的妖刀姬看着手中的罗盘,难得陷入了呆愣的状态。

       为什么,阴阳师会给我这个东西……不是要出战么,阴阳师怎么回房了?是要我们自己去吗?但是要去打什么呢?麒麟还是大蛇?

      “呐呐,妖刀姬姐姐!我们快点出发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妖刀姬姐姐出战的样子了!”

      啊,是昨晚那个女孩子,妖刀姬看着乱热情的笑容,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明明昨晚对她那么冷淡,竟然一点都不再在意吗……果然,对这种性格的式神完全没办法啊。

      “啊,居然忘了自我介绍呢!我叫乱藤四郎,要和我一起乱舞吗?”

      乱舞……?是和山兔一样的式神吗?

       “我,是五虎退。那个……没有击退。对不起。因为,老虎们很可怜啊”

       是刚刚看她的孩子啊,妖刀姬对上对方的视线,果不其然看到了对方一下子缩到乱的身后,旁边的小老虎也趴在他身上,和主人一样偷偷的看着妖刀姬,真是容易害羞的孩子呢,就像萤草一样。

      想到那个一边娇羞的说自己是个柔弱的小妖怪一边拿着那个巨大的毛绒球砸的茨木童子妖生渺茫的软萌少女,妖刀姬看向五虎退的眼神也带了些意味深长。

     “……加州清光。”黑发少年看到妖刀姬看过来时,不由自主得将脖子上的围巾向上拉了拉,虽然很想像乱和五虎退一样说完自己的台词,但是自己这幅样子怎么看也无法跟可爱联系在一块,说了也只不过是徒增笑料罢了。

     “太郎太刀。”清冷的声音让妖刀姬感到有些舒服,但是当她转过头去时,看到的是一个男子的胸膛,妖刀姬沉默了几秒,然后慢慢抬起头,正好撞上和她一模一样的金眸,与妖刀姬的故作冷淡不同的是,对方的眼里无悲无喜,就像神明一样,妖刀姬低下头,不着痕迹的正了一下自己的帽子,然后看向最后一个式神。

     “崛川国广。”

     相当简洁,看到对方疲惫到几乎漠然的双眼时,妖刀姬微微垂下眸子,明明是少年模样,却拥有着如同老人般倦怠的神情,不只是他,事实上,除了乱和五虎退,其他式神也都如此,这座寮,远比妖刀姬想象的要复杂。

      妖刀姬收回思绪,她轻轻对他们点了一下头,然后拿着自己的刀就向门口走去。

      嗯,门口。

      “哎哎哎!?”加州清光率先反应过来,他上前一把拉住妖刀姬,问道:“等等,不是应该出阵吗?”

      “嗯。”妖刀姬有些搞不懂他们的意思,要出战不应该先出去,然后找到八岐大蛇或者是麒麟的据点吗?

      “不,不需要出门啦!用罗盘就好了!”看出妖刀姬眼中的疑惑,加州清光有些无奈的解释到。

      “罗盘?”妖刀姬掏出刚刚阴阳师给她的奇怪的黄色圆状物体,“这个吗?”

      “对,只要转动罗盘就好了。”

      转动罗盘……

      妖刀姬默默看向加州清光。

     后者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走上前,亲自拨动罗盘:“看,这样就好了。”

      “……谢谢。”

      加州清光这才发现,自己和妖刀姬的距离有些过于近,近到他几乎可以看清对方的眼睫毛,意识到这一点,加州清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脸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变得通红。

      “我们快,快点出出战吧。”

      罗盘转动,一阵耀眼的金光闪过,妖刀姬下意识的闭眼,再次睁开眼时,已然到达了一片森林。

       神奇的东西……

       “妖刀姬姐姐,快侦查吧!”

       侦查?

       还没有搞懂状况的妖刀姬突然感觉到头上传来轻微的痛感,她默默的看着地上的石头,这是在恶作剧吗……

       这样的话,侦查就是要找出藏起来的敌人吧?

      妖力扩散,妖刀姬轻而易举的找出了藏在树林里的六个敌人,崛川国广刚要拿着刀上前,就感受到身边一阵风猛然吹过,只见妖刀姬以完全不同于大太刀的机动值冲了上去,手上的大刀猛然一挥,一个敌人瞬间消散,然后在其他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妖刀姬一个起跳,迅速冲到另一个敌人面前,又是一刀毙命,后滚翻,冲刺,转身,仅仅只是一个回合,六个敌人全部歼灭!

       又是完全没有见过的妖怪,但是实力意外的弱啊,突然觉得,天邪四鬼还是挺好看的……

      妖刀姬收起刀,莫名其妙的看着另外五个式神脸上的红晕,加州清光和五虎退已经是满脸爆红,乱也是一副呆滞的样子,崛川国广死死的盯着地面,就连最接进神性的太郎太刀也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白,白色的……”乱呢喃道。

      白色?妖刀姬皱眉,什么白色?

      作者:终于考完了,话说写这篇文其实只是一时兴起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果然妖刀姬姐姐的魅力是巨大的!我家寮就需要魅力这么大的小姐姐!所以说妖刀姬姐姐快点来吧快点来吧快点来吧……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四)

#脑洞大开#
#小学生文笔#
#废话很多#
#逻辑死#
#有私设#

              “总而言之,近侍的任务就只有这些了。”

       压切长谷部看着身后一言不发的少女,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提醒道:“大将她,并不喜欢别人违背她的命令,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还是不要随意触犯她,否则……”

      “不过,以妖刀姬你的性格,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吧。更何况大将还是很喜欢你的。”

      “非常感谢,长谷部大人。”妖刀姬没有在意棕发付丧神未说完的话,事实上这些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虽然可能会有些自负,但妖刀姬确实不认为这位灵力稀薄的阴阳师会对她造成很大的伤害。

      “大,大人!?”一向以忠诚闻名的付丧神睁大了眼睛,显然,这把主命至上的刀在被其他付丧神(?)称为大人后,整把刀都不好了。

      “您是付丧神,而我不过是附着在刀剑上的妖怪,所以唤你一声大人是应该的。”妖刀姬第一次说了这么长的话,她看着长谷部极其不自在的样子有些疑惑,其实这个疑惑从她刚进入这个阴阳寮里就发现了,这些付丧神们,都没有身为神明的自觉吗?

      “叮铃铃铃~”

    “大将回来了,我们快去集合吧。”少女认真的眸子让长谷部不由得肾上腺加速,他偏过头,好掩盖住脸上的红晕,在听到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莫名松了一口气,快速说完这句话就迫不及待的往前走去,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大将的铃声没有恐惧和厌恶,所以说他刚刚到底是为什么这么该死的紧张啊。

      “战力扩充已经开启了,这次一定要肝出不动光和数珠丸,那么就由妖刀姬担任队长吧!我相信妖刀姬一定能为我带来胜利的吧?”审神者的语气里充满了激动与喜悦,她之前就一直想肝了,奈何本丸里的刀剑们等级都太低,根本推不动地图,再加上审神者本身耐性就不够,根本不喜欢耗很长时间去带刀剑们练级,这就导致刀剑们的等级都非常低,什么活动都参与不了,于是审神者难免会被其他审神者嘲笑,本就对这些事情敏感至极的审神者将这一切都归罪于刀剑们的弱小,不想肝又嫌弃等级低,不从自身找原因只会将怒火发在刀剑身上,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就是这么糟糕的存在。

      “大将,妖刀姬才刚被召唤,战力扩充的地图难度系数也很大,她会被碎……”长谷部顾不得对审神者的恐惧了,此时的他满心都在想着妖刀姬可能会被碎刀,在他看到审神者传来的阴郁目光时,这把棕发刀剑才猛然回想起审神者的恐怖。

      “你以为妖刀姬和你们这群废物一样弱吗?”审神者冷哼一声,想要向以前一样给这把刀一些教训,但想到妖刀姬还在面前,她才强忍下了心中的暴虐,她可不想因为这群废物给妖刀姬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会给阿妈带来胜利的。”妖刀姬的眼里划过一丝暗光,随即恢复往日是清冷。

      “我当然相信妖刀姬,就这样定下来了,妖刀姬是队长,其余出战的人是加州清光,乱藤四郎,五虎退,太郎太刀,以及崛川国广!”


       作者:结业考考完了,接下来就是十天后的期末考了,先更半章,下一次更新就得两周后了😂😂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三)

#脑洞大开#
#小学生文笔#
#逻辑已死#
#内含私设#
#照常短小#
        

          “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而「伤害」他人……就是我的宿命。

          所以,不要和我交谈,不要理解我,也不要靠近……如果你不想,被我「伤害」的话。”

           是啊,像自己这种不详之刀,本身就会给他人带来伤害,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接近他人。

         妖刀姬没有理会付丧神们复杂的视线,当年在寮里的时候,她就总是独来独往,小心翼翼的与其他式神保持距离,唯一有些交往的就只有白狼而已,尽管晴明大人多次想要让她融入大家,可她每次都是默默的走到角落里,看着寮里的式神们嬉戏打闹。

        羡慕吗?妖刀姬不清楚,她唯一清楚的是,如果靠近的话,就会造成伤害,无论是她还是其他人。

        所以,远离就好,只有不接近,就不会造成(伤害)。

        “能否麻烦你告诉我我的房间?”

         金色的眸子轻轻落在棕发打刀身上,长谷部莫名有些紧张,他不由得有些结巴:“近侍的话,就,就在那扇红色门的左边,紧靠着的那个房间。”

       “谢谢。”妖刀姬拿起自己的刀剑,对其他的付丧神微微鞠躬,“我先告辞了。”

        等到妖刀姬的身影从房间里消失时,大家才又开始活跃起来。

        “看来本丸里又多了一把问题刀呢,简直就是山姥切和大俱利性格的融合版嘛。”鹤丸双手抱头,随意的往椅子上一靠,吊儿郎当的说道。

         “总感觉不是很好相处的类型啊,宿命伤害什么的……”小狐丸耸了耸肩,叹气道。

          “说到伤害的话,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被伤害吗?”萤丸冷哼了一声。

          “乱,你没事吧。”一期一振没有理会同伴们的话语,他小心翼翼的扶起自己的弟弟,那双蜜色的眼睛也只有在看向弟弟时不会染成红色。

         “一期哥我没事。”乱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想起刚刚女子说话时的眼神,不由得反驳道:“妖刀姬姐姐才不是不好相处,总感觉她,很孤独呢。”

        “话说回来难道关注点不应该是那位妖刀姬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女孩子吗?”清光吐槽道,“不是次郎和乱这种伪娘,而是真正的女孩子啊!”

        “这很奇怪吗?那个女人不是说了妖刀姬是妖怪嘛!是女孩子不是很正常吗?不过,妖刀姬这个名字很耳熟呢。”膝丸双手环抱,努力想着曾经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他看向旁边的哥哥,问道:“哥哥你还记得吗?”

        “嗯?”

        “算了,当我没问。”

       “妖刀姬,平安京时期最强大的妖怪之一,其实力仅此于茨木童子,后被晴明收为式神。”一直沉默不语的三日月突然说道,那双盛有新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妖刀姬离开的方向,刚刚妖刀姬离开的背影,竟渐渐与记忆中的背影重合,“妖刀姬啊……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能与你再次相见呢……”

          不是正文的作者有话说:感觉这是一章废章😂因为要忙考试所以会更的很慢,所以这几天都是在挤时间码字,内容可能不是很多,等考完试之后再给你们放大粗长😏😏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二)

#脑洞大开#
#小学生文笔#
#含私设#
#照常短小#
       这个地方,非常糟糕。

      妖刀姬跪坐在阴阳师身边,静静的感受着隐藏在房间下的血腥和怨恨,想到刚刚离开的式神,妖刀姬微微沉了一下眸子,那种无法掩饰的恐惧,让妖刀姬有些疑惑,那位式神,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神明吧?力量虽不是特别强大,但和阴阳师比较起来,却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强者,弱者会被伤害,强者会伤害别人,那为什么,身为强者的他,会恐惧一名弱者呢?

       难道是因为契约的关系吗?

      可是,虽说妖怪和阴阳师建立契约,成为式神,但这并不意味着就完全被阴阳师掌控,弑主的式神虽不常见,却也是有的,更不用说她们这种ssr级别的妖怪,如果是茨木那家伙的话,别说是被阴阳师弄得伤痕累累了,只要阴阳师的态度一旦不好,估计立马就送阴阳师一个地狱鬼手了吧。

       所以,完全不能理解啊。

      这群被阴阳师完全掌控着的式神们。

       “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鹤丸率先看到了跪坐在审神者旁边的付丧神(?),精致的短式和服完全遮不住那暴好的身材,黑色的高帽下是柔顺无比的长发,同样都是金色眸子,但女子的金眸有一种清冷的感觉,没有任何感情,就像刀一样。

      呵,他们可不就是刀吗?

      “好漂亮的姐姐啊。”身后的乱呢喃了一句,鹤丸忍不住想要附和,毕竟,这真的是一位长相极为出众的女子,就像那把天下最美之刀那样,只可惜,鹤丸慢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用衣袖遮住脸的蓝发付丧神。

      只可惜,那张绝美的面容,如今已被毁的惨不忍睹了呢。

       “这位是妖刀姬,她可跟你们这群废物不一样,妖刀姬可是实力非常强大的妖怪呢。”少女普通的面孔充满了骄傲,她厌恶的看了一眼因受伤而显得疲惫不堪的付丧神们,毫不客气的说道:“长谷部,你出来。”

      棕发男子猛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站起来,向审神者走了过去。

       “请问大将有什么吩咐吗?”

       “从明天起,妖刀姬将担任我的近侍,你带妖刀姬熟悉一下本丸,尤其是近侍的工作。”审神者不耐烦的快速说完这段话,然后看向妖刀姬,原本烦气的语气突然变得明快起来:“妖刀姬,如果你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他吧,至于其他付丧神认不认识的都无所谓啦,我得先离开了,明天早上见!”
       说完这句话的阴阳师,就拿着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轻轻转了一下,就立马消失在了原地。

      “大将她每天晚上都会回现代。”

      似是看出了妖刀姬的疑惑,压切长谷部轻声解释了一句。

      清冷的眸子一愣,妖刀姬抿了抿嘴唇,本就不善言辞的她此刻有些局促,犹豫了几分后最终只是道了一声谢。

      妖刀姬注意到,自从阴阳师走了之后,寮里的式神们明显放松了许多,但身上的暗堕之气却完全没有消散,妖刀姬环绕了一周,发现竟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式神,本以为可以看见白狼的妖刀姬有些失落,对于那个曾经和她一同修炼的妖怪,妖刀姬对她的认真和强大抱有很大的好感。

      “呐呐,妖刀姬姐姐是哪个刀派的呢?姐姐的本体看起来真的是太酷了!”金发少女(?)一下子抱住妖刀姬的胳膊,兴奋的问道,很显然,乱对妖刀姬还是抱有很大的好感的。

      妖刀姬在被抱住胳膊的时候身子猛然一僵。

       “不要碰我!”

       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被她甩开的金发少女(?)一脸震惊,旁边还有一位暗堕之气最为严重的水蓝发色的青年正警惕的看着她。

      妖刀姬有些愧疚,她微微低下头,道歉到:“抱歉……碰到我的话,会受伤的。”

     

当妖刀姬来到暗黑本丸(一)

     #脑洞大开之作#   #小学生文笔# 

     呐呐,你也看到了吧?

     只要遇到危险,就会变成那个样子,很可怕吧?

      为什么会变成那种样子呢……

      啊,想不起来了,完全丧失掉了之前的记忆呢。

      难过吗?恐慌吗?

      嘛,无所谓吧,只有弱者才会产生那种情绪,不过我似乎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呢,毕竟怕伤害他人和被他人伤害的我,本身说不定就是所谓的弱者呢。     

      所以说强者和弱者,到底哪一个更好呢?

      感受到身上传来的久违的召唤术,妖刀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自从晴明大人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被召唤到了呢,这一次的阴阳师,又会是怎样的存在呢?

      “你叫我?”

      说完熟悉的台词,妖刀姬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阴阳师。

      阴阳师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类少女,就连灵力也很普通,唯一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缠绕在她身上,那浓郁的黑气。

      贪婪,残暴,嫉妒,自卑,色欲……

      真是,糟糕呢……

      这种感觉,比阴气之门还要糟糕。

      “妖刀姬!居然真的是妖刀姬!”阴阳师看起来似乎高兴坏了,那张只能算是清秀的脸上因极度兴奋而显得格外扭曲,“有了妖刀姬,本丸那群废物就没有用了!我看谁还敢说我弱!”

      “妖刀姬,我命令你,从今天开始一直担任我的近侍!”

      啊呀呀,阴阳师,已经完全被黑气侵蚀了呢,快要堕落了啊。

      妖刀姬微微低头,掩去眼眸里的复杂,然后低声说:“好的,阿妈。”

      晴明大人,有些,想念你了呢。

     不过,本丸,刀剑,政府,还有近侍……是什么?

      审神者回来了,并且带回来了一个新的付丧神,而且,那位新的付丧神,居然是名女性?

      清光揉了揉眼睛,对方胸前那明显的鼓起彰显了她确实是名女性,而且,她身后那把巨大的刀,竟比大太刀还要大上几分,是宽度的缘故吧,少女的刀比一般付丧神的刀都要宽,而且形状也很奇特,黑亮的刀身边沿镶了一层金色的边,夺目至极,和那位女子一样。

      视线轻轻落在女子呼之欲出的胸部时,清光下意识的转移了视线,耳朵却不由自主的烧了起来。

      也太大了吧……

      “啧,你居然回来了?没有碎到战场上真让人失望。”

      审神者充满恶意的话语让红眸猛然一缩,本想再看几眼女子的加州清光立马低下头,好掩盖住那张伤痕累累的脸,在看到身上破破烂烂宛如乞丐一样的衣服时,加州清光不由得咬破了唇,自己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可爱,想到女子身上华丽整洁的衣服,加州清光越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此刻他只想快点离开。

      “喂,废柴,你去把其他刀叫出来,我要给你们介绍新的伙伴。”

      “是,大将。”加州清光低声说道,然后迅速离开,新的伙伴,是那位姬君吗……

      还没走到房间,空气中就传来浓厚的血腥味,宛如红宝石般的双眸一暗,加州清光颤抖的打开门,果不其然看到了被伤的满目疮痍的伙伴,尤其是那把号称天下第一美的刀,只见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疤,可怖至极。

      “哈哈哈,那个女人又有什么事吗?”三日月宗近发出熟悉的笑声,只是笑声中的温柔不复存在,有的只是阴狠和咒怨。

      “那个女人又带回了一把刀,看起来非常喜欢的样子。”加州清光慢慢说道,他突然想到,那位姬君也会像他们一样吗,像他们一样被审神者虐待,身负重伤却无法治疗,还要被迫出战,想起那双清冷的金色双眸,加州清光不由得握紧了手,他莫名的不想,不想让那双清亮的双眸也染上黑色。

      “真可怜呢。”

       一期一振发出痴狂的笑,眼里那抹嘲讽和幸灾乐祸没有丝毫遮盖。

     加州清光皱了皱眉头,一期一振,已经快要暗堕了啊,也是呢,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们被恶意碎刀,在政府下令不准审神者碎刀后又惨遭折磨,每天只能吊着一口气躺在床上,一期一振抛弃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去祈求审神者,换来的却是恶意的嘲讽和欺辱,也难怪精神开始崩溃。

      “不管怎么说,大家还是快点前去集合吧,毕竟如果时间久了的话,那个女人,又要生气了。”

       加州清光丢下这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这种压抑的地方,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啊。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好像没有告诉他们新伙伴是位货真价实的女性?

       嘛,应该没事吧。

      

婶婶是玛丽苏怎么办?

         即兴之作,小学生文笔,婶婶是真玛丽苏,就是网上恶搞的那种,各种无厘头苏!
                 “我就是新任的审神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请多多指教了。”少女拥有着一头柔顺的铂金色长发,宛如瀑布般披在背上,细腻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就连五官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明明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却是凹凸有致,虽然还没有到d罩杯,却也非常可观,只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怎么看怎么碍眼。

        话说只是一副平光镜而已,为什么会把眼睛挡的这么严实啊!

       加州清光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在听到少女的介绍后,才猛然回神,暗红色的眸子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哈哈哈,新来的姬君吗?真是连我都自愧不如的美丽呢。”蓝发付丧神将衣袖轻轻放在嘴前,只露出一双含有新月的眸子,毫无疑问,这是一位长相十分出彩的男子,他轻轻压低声音,似是引诱般说道:“不知能否有幸知道姬君的名字呢?”

        瞬间,所有的付丧神都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少女。

        少女微微一愣,然后一击掌,恍然大悟道:“真是太失礼了,居然忘了自我介绍呢。”

       本是试探性的一问,却没想到真的能得到名字,新月隐隐染上了几分猩红,三日月微微眯起眼睛,为意想不到的收获而感到愉悦。

      就是这样,被貌美的付丧神引诱的少女,乖乖的交出自己的名字吧,然后沦为他们的灵力供应器,这可是,你们审神者欠他们的啊。

        少女似是完全没有察觉到面前这群异常俊美的付丧神们那眼底翻滚着的浓浓恶意,只是轻轻一笑,毫无防备的交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总而言之,叫我可薇就好了。”

        ……

       一片沉默。

       “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鹤丸喃喃吐出熟悉的口头禅,金色的眸子难得有些恍惚。

       加州清光用手戳了戳身边的安定,一脸懵逼的问道:“安定,你记下来没有?”

       大和守安定同样是像丢了魂一样,愣了几秒后,才崩溃道:“这么长的名字怎么可能记得住啊!”

        #知道姬君的名字却记不住#

        #想要神隐却记不住名字#

        #天可怜见我只记住了可薇两个字#

        #话说为什么会有这么长的名字#

        #姬君的父母不是在取名字而是在写作文吧#

        三日月也难得的愣了一下,绕是记忆力很好的他,也只不过是记住了三分之一而已,更别说里面还夹杂着如此绕口的生僻字。

         “你这家伙,是在耍我们吗?”水蓝色男子再也按捺不住,想起弟弟们被前任审神者肆意玩弄的样子,那双蜜黄色的眼眸瞬间变成红色,都是审神者,全部都是审神者的错,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的弟弟们,他们在喊痛啊!你们难道听不到吗?他们,在痛啊!

         “啊呀呀,居然被发现了呢。”明明是在这么浓重的杀气之下,少女却完全没有一点反应,她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一副被拆穿的样子。

        这么长的名字果然是假的,否则的话一点都不科学好吗?

        莫名松了一口气的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歪楼,为什么自己的关注点会在这上面啊 !

        还没等加州清光纠结完,就听见新任审神者那没有任何语调却非常软萌的声音缓缓传来。

        “这只是我名字的一半啦,因为真名实在是太长了所以我也记不住呢,话说光是记住这些就花了好长的时间,剩下的也就懒得记了,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呢,唔,我会努力记住剩下的名字的,等我记住了再跟你们说,这样好吧?”

       哈哈哈, 真是厉害了我的姬君。

       三日月宗近表示,他有点想静静.